ag博彩是什么意思,传说中的良心好片来了,可是谁会去看

浏览:4943    更新:2019-12-31 09:23:23
 

ag博彩是什么意思,传说中的良心好片来了,可是谁会去看

ag博彩是什么意思,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电影烂番茄(id:dylfc99)

微信后台回复“250部”可获取250部经典电影

《冈仁波齐》上映了。

在拍摄完成三年之后,在多伦多电影节展映两年之后,在原本以为不会上映的时候……上映了。

《冈仁波齐》

和预想中的一样,它在豆瓣首页仅仅停留了一天,就迅速被一系列新片淹没。

豆瓣7.7分。

除了“虔诚、宁静、感动”之类的评价外,不少人认为,这片子是在消费人们对西藏的猎奇心理,是在卖西藏这个已经泛滥的ip。

温和一点的批评,来自于对片子本身没有任何深层次探讨的指责,认为导演纯粹是用外来人的视角在拍一部民俗片。

而更多的观众,支持下面的观点:

这部电影只是导演张扬极具个人色彩的玩票之作,不足为道。

在中国第六代导演的群体中,张扬是一个既平常又特殊的存在。

说他平常,是因为文革后出生的这代导演,创作期正值旧式审美的崩塌,进口大片的蜂拥引入和网络时代的兴起,使他们裂变出了迥然不同的道路。

张扬作为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,身上自带着那一代人的集体印记。

以贾樟柯、娄烨为代表的一批第六代导演关注变革中的社会走向和人性迷失,作品大多有严峻的主题;

以宁浩、管虎、陆川为代表的导演则更倾向于好莱坞套路与玩法;

张元、王小帅、张扬等人风格上贴近前者,但主题却更加个人化,视角更多放低到草根人群身上,极度追求写实感。

他们没有前者那么“冷”,也没有后者那么“热”,自成一派。

说他特殊,因为任何成功的导演,他全部的作品都会只关注一个主题。

不管是山西小城对撞改革开放大潮,还是边缘人群被社会冲击,每个导演由于经历的特殊性,都会对一个主题长期关注。

对张扬导演来说,这个主题就是纯真的丧失和寻找。

张扬确立江湖地位和自身风格的,是《洗澡》。

在《洗澡》中,旧时代澡堂子里的悠闲自在,被拆四合院的推土机无情蹂躏,属于澡堂子的纯真丢掉了。

电影中最出彩的人物是姜武饰演的傻儿子,他光着膀子,咆哮着,举着水管子大战拆迁队的场景,像极了一个堂吉诃德式悲剧。

《昨天》中,贾宏声自己演自己,他是一个被逼疯的孩子,固执地以为自己可以躲在挂着约翰·列侬画像的小屋子里保持童心。

最终,他去了一个最纯真的地方——疯人院。

而《飞越老人院》中,一群不服老的老头老太翻墙越狱找青春的荒诞故事,则让这个主题直接以文本的形式浮上表面。

(《飞越老人院》中老人们从养老院逃离,追寻梦想的路上)

这部电影是我个人最不喜欢的张扬导演作品,因为他太着急,太直白,直白得让人觉得他似乎没有能力去找到纯真,只能靠拍幻想来意淫。

《飞越老人院》之后的五年,张扬一直在沉寂。

然后,我们看到了《冈仁波齐》。

他找到了纯真,就在西藏。

所谓纯真,就是固执地笃信一件简单的事。

对澡堂里的傻儿子来说,这件事是“澡就该这么洗”;对贾宏声来说,这件事是“音乐就该如此”;对藏民来说,这件事是“一切都可以通过朝拜解决”。

外人无法理解藏民们对朝拜的笃信。

电影开篇,老人杨培絮絮叨叨地说这辈子唯一的心愿就是做一次朝拜,去一次拉萨,他这辈子最羡慕的人,就是做了这件事的弟弟。

于是家族中的家长、杨培的侄子尼玛扎堆(这名字……)决定完成老人的心愿上路了。

朝拜是藏民一生中必须要做的事情,此时又恰逢神山冈仁波齐的本命年马年。

消息一出,村中响应者众多,70岁的长者、有孕在身的少妇、9岁的小姑娘,甚至邻村专职宰牦牛的屠夫都要求一起去。

(9岁藏族小姑娘扎扎)

似乎朝拜就像是“我要去***”的一个梦想或者说仪式罢了!

比如妇女为了给孩子祈求平安而朝拜;

屠夫觉得自己杀了太多牦牛,为了祈求佛祖的饶恕而朝拜。

每个人去朝拜都不仅仅是为了走这一程,他们都怀揣着各自的目的,朝拜是达成这个目的的唯一手段。

“虔诚”是一个被用烂的词,不妨换成“笃信”,就是无条件地相信朝拜可以解决生活中的一切困难。

贫困了,去朝拜;家人生了病,去朝拜;犯了罪,去朝拜;什么都可以通过朝拜来解决。

否则便无法解释,为什么朝拜这么难的事情,他们可以坚持下来。

朝拜有多难?

从芒康县到拉萨,2000多公里的路程,三步一磕头,一路磕到拉萨。

朝拜要求的等身磕长头,是走第一步双手合十举向天,走第二步双手合十移至胸前,走第三步时双手平行向前伸开,膝盖先着地,而后全身趴展,以头叩地。

全过程中,要念诵六字真言(唵嘛呢叭咪吽)。

你可以自己去试试,做这个动作是什么赶脚,反正三哥自己做了四个,已经开始喘粗气了。

最开始给我震动的,就是尼玛的队伍出发的时候。

随着拖拉机嘟嘟作响,一群男人、女人、老人、小孩如鱼跃入海般地齐刷刷俯冲向地面,用整张脸去与公路相触,然后再起身,往前走了几步,又毫不犹豫地俯冲下去。

这个场景,很多人都会被震到。

藏民走完全程,要重复十几万遍这样的动作。

《冈仁波齐》的剧组跟着队伍走完全程花费了一年时间,有的人甚至要花费数年时间。

想象一下,风餐露宿,在高原的烈日和风沙中,眼前是绵延无尽的公路,一天只能蠕动十公里,就这么度过数年时光。

而且藏民对朝拜从不打折扣。

电影中有两个关键的细节,一个是当队伍遇到水塘时,众人踟蹰了一会,还是趟着水继续磕长头。

另外一个是因为拖拉机坏了,所以只能由男人们拉着拖拉机的车斗,女人跟在后面磕长头。

原本以为就这么一直往前了,但万万没想到,男人们拉了一段距离后,会放下车斗,回到起点,一个头一个头地把这段路补齐。

一米都不能少,一个头都不能缺。

我不相信单靠人的毅力能够做到这点。

唯一的可能就是,他们觉得这件事理所应当,或者容我进一步说,乐在其中。

在进藏的路上,很多人都会看到这些朝拜的人(对!番茄君就在2014年7月份骑行过川藏线)。

大家都会很奇怪,为什么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痛苦,有的只是绝对的平静,甚至是欢喜。

藏民们在全程中没有一次说出磕头很累这种话,甚至在蹚水磕头的时候,还嘻嘻哈哈地仿佛是在游戏。

磕十万长头,在我们看来是无法想象的折磨,在藏民看来,却是一种求之不得的梦想。

一切,都是源于对佛祖的信仰。

最后一站,是神山冈仁波齐,也是所有人朝拜的终极目的地。

冈仁波齐是许多宗教中的神山,在藏传佛教、印度教、古耆那教里都是世界的中心。

其金字塔般的尖顶面向阳光的这面终年积雪不化,背向阳光的一面却没有积雪,堪称神迹。

而这座山也是唯一一座被藏人明令禁止攀登的山峰,对于藏民来说,围着冈仁波齐走满一圈,是唯一表达敬仰的方法。这就是“转山”二字的来历。

就在这座山脚下,杨培老人结束了作为一个藏民平凡而又满足的一生。

观看这部电影心情十分平静,心灵也跟着队伍一起完成了一次朝拜之旅。

反复出现藏民们磕长头和念经的场景,几乎占到了全片的80%以上。

从头至尾没有配乐,没有情节起伏,语言也都是藏语,所谓观影就是反反复复地看他们跪下去,再起来,再跪下去。

我看着了魔。这种感觉特别像有一年元宵节,三哥因为在单位值班而心情烦躁,去一家新疆人开的小馆子吃饭。

吃到一半,老板钻进了一个小屋,不一会就响起了穆斯林做晚课的声音。那种声音完全没有起伏,就是不断地重复一句经文,绵长而安定。

听着听着,我的心情忽然就平静下来。

听到这诵经声,仿佛是回到了母体一般地祥和、欢喜,仿佛被父亲抚摸着额头,被母亲拥在怀中。

很久以后我才明白了这个原理。现代社会变化太快,今天确定的事,明天就可能面目全非。

思想潮起潮落,发展带来了新的生活,打开了新视野,却迷失了我们的信仰。

我们内心充满了不确定和惶恐,不知道该依靠谁,不知道该信谁。

我对做晚课的小饭馆老板,对《冈仁波齐》中的藏民,有一种深到骨子里的羡慕。

羡慕他们有一个可以笃信的神,能让他们全心全意地拜伏在神的脚下,把自己毫无保留地交出去。

羡慕他们还能有这样坚定的依靠,这样完整的安全感。

这就是宗教电影的魅力所在吧。

这就是纯真的意义吧。

说回开篇。其实我十分反对豆友所说的,张扬导演是在“卖”西藏这块招牌。

张扬导演在片中所做的一切,都只是毫无保留地展示了自己。

(导演张扬拍摄现场)

电影中展现西藏景色的镜头很少,极其克制,全片采用半纪录的拍摄手法,这属于“小情节的生活片段式电影”。

没有情节,没有旁白,没有故事设计,没有悲欢离合,有的只是磕头,不断地磕头。

因为张扬导演深知,真实最具力量,把真实的东西展现透了,就是最大的艺术。

现在的中国电影,唯ip唯流量,冯小刚天天开炮,然而他也身不由己。

大家都在不断地给电影做加法,加惊奇的情节、加好莱坞级的特效、填一个流量明星进去,加到满负荷。

而张扬却在做减法,减到最后,减到无所有,却还是能让人着迷。

减法就像西红柿炒鸡蛋,是电影中最难的事,张扬做到了。

至于有些网友所说的,导演是在以外来人的视角拍民俗片,缺乏思辨高度和情感深度。

请问,你想要为朝拜附加多少的思辨和情感呢?

太多的意义,正是观众不爱承受之重。

也正是对真实的曲解和亵渎,恰似高考作文那鱼眼中“一道诡异的光”,可笑至极。

朝拜这件事本身,虽无言,却已经说了全部。

我给这部电影打五星,谨以此献给导演,献给那些纯真的灵魂,和那些喜乐的脸庞。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fullfilmdizi.com 澳门广东会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